每月推一款新车,款款都带着杀气,BMWX家族严防死守SUV市场
发布时间:2019-07-03 08 来源: 互联网 浏览量:103

去年的这个时候,冯小刚导演的《芳华》刷爆了朋友圈。


这段发生在文工团里的纯美爱情故事,让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纷纷落泪。


今天,小编要安利的电影,被誉为“波兰版《芳华》“。同样是歌舞团,同样是颠沛岁月,同样是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,但却拍出了另一种质感。

《冷战》



在今年戛纳电影节上,波兰导演帕维尔·帕夫利科夫斯基的《冷战》曾角逐金棕榈,最后斩获了最佳导演。


其实,帕维尔·帕夫利科夫斯基的处女作《斯丁格》就入选了1998年的戛纳导演双周单元。他的上一部作品《修女艾达》凭借黑白冷峻的绝佳视听,荣获2015年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,也在各种欧洲电影节上大放异彩。

(图为《修女艾达》)


单听《冷战》的片名,可能会觉得是一部战争片。其实,“冷战”只是贯穿全片的隐喻,它讲述的还是一段浪漫至死的爱情故事。


故事开始于1949年的波兰,音乐家维克多在组建民族歌舞团时,发掘了嗓音独特又特立独行的女孩祖拉。


两人很快爱上彼此,陷入热恋。过了一段时间,祖拉向维克多坦白,自己一直在奉命监视他,但她一直在帮其美言。他们的关系产生了罅隙。


民族歌舞团也迎来了转型危机,他们需要在歌词中赞扬斯大林,音乐必须与政治勾连。有人赞同,有人不满,但改编后的歌舞团,得到了更多出国演出的机会。


维克多受不了国内压抑的政治氛围,说服祖拉与他一起叛逃离境。他等了很久,但是祖拉并没有来,他一人去往了法国巴黎。


维克多成为了客居巴黎的知名音乐家;祖拉成为了民族歌舞团的台柱子。在歌舞团出国演出时,他们短暂见面过,难以抑制爱意。


历经数年,祖拉终于通过嫁给意大利人的方式,离开了波兰。她飞奔到巴黎,选择和维克多在一起。


但一起做音乐、灌唱片的生活方式,并没有让两人关系融洽。性格直率的祖拉,不喜欢应酬、也不能在各种人情世故中如鱼得水。她认为维克多也改变了理想与初心。


两人不断争吵、意见相左,祖拉独自回到了波兰。维克多不顾一切,回去找她,却被当成间谍抓了起来。


为了营救维克多,祖拉不惜出卖肉体、多方打点关系。维克多出狱以后,她已经为人妻为人母,两人的关系又将走向何处呢?


祖拉和维克多,跨越15年的爱情,周转于波兰、柏林、巴黎、南斯拉夫等地。双方一直在相互追逐、惩罚、折磨、救赎着对方。无休止的相爱相杀、无止境的权利更替。、


这场爱情,一开始是不相配的,音乐家维克多的权利地位远超过了乡间女孩祖拉。这也是后者解释为什么没有和他一起叛逃的原因。


不过,祖拉始终具备着独立人格,她敢爱敢恨也敢拒绝。待她声名鹊起以后,两人的权力关系倒置过来。


如果要说势均力敌,那大概是电影的最后:两个人如此用力地爱过一场后,谁手中也没有了底牌,一个是不能再弹琴的劳改犯,一个是日益庸俗的女歌手。


兜兜转转十几年的二人,终于迎来了某种意义的平衡,能够安静祥和地坐在一起。沧海桑田、斗转星移,什么都变了,除了他们之间的爱情。


冷战二字,既可以形容两人更迭数年的爱情关系,也隐喻着波兰的时代背景。从1949年,再到1954年,再到1964年,祖拉和维克多的分分合合也折射着波兰的命运多舛。


1949年的波兰,华沙一片废墟,万事万物百废俱兴,维克多在这样的背景下,来到乡下寻找着民族音乐的精粹。


1952年,歌舞团面临着转机与选择,上级强制加入政治元素。这正好对应了彼时波兰文化部为斯大林唱颂歌的政策。


1954年,祖拉在巴黎演出,和维克多短暂见面。因为首次在政治背景不同之地巡回演出,所以演员们其实是被严密监控的。而1955年的南斯拉夫,因不结盟政策,显得宽松很多。


《冷战》中反复吟唱的歌曲,其实也暗喻着环境的变化。


它起初被乡野农民传唱,然后作为民俗精粹走向了更远的舞台。等维克多和祖拉到了巴黎以后,悠扬婉转的民族乐被改编成激情华丽的爵士乐。音乐不仅意味着不同的社会形态,也暗示着两人改变的生活状态。


因为身处敏感的时期,所以维克多和祖拉的爱情才如此曲折跌宕。


也许很多人会因为悲剧结局而心生戚戚,但导演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。


“唯有如此,他们的爱情才能超越生命,超越历史,超越整个世界。“

微博:第十电影

微信公众号:dishidianying

投稿、合作联系个人微信:movvie

电影伴你同行

往期阅读:

收下这份11月观影指南

豆瓣9.4的高分美食纪录片,不止好吃这么简单!

确认过眼神,就是这只橘

这不是一部电影,而是一个世界。